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党群之窗 > 人文感悟 >      
 
走进二小
百年二小--管理团队--教师风采--校园一瞥
学校管理
政策链接--日常校务--后勤管理--公告公示
教育科研
教育动态--教学管理--教学研究--教育文摘
学生天地
德育视点--七彩活动--校园之星--学习园地
党群之窗
文件通知--领导关怀--健康生活--人文感悟
学校连线
家校互联--健康安全--专家指导--名人教子
校长信箱
校长寄语--访客留言--搜索留言--回到主页
 
   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党群之窗 > 人文感悟 >  

领着自己回家

时间:2015-06-21 17:07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

     曾和儿子玩捉迷藏,找不到我时他天真地问:妈妈,我自己在这儿,你在哪儿呢?”
  我在藏着的地方忍不住笑了:妈妈在这儿。
  他当然找到了我。后来常想到那次游戏,他说我自己在这儿是真的,我说妈妈在这儿也是真的,我没说我自己在这儿,表述相当正确,因为虽然妈妈在这儿我自己却未必在这儿,人并不总是和自己在一起。
  下班的铃声和当年放学的铃声一样准时,大家总集体起立,收拾好报纸文件,关窗,锁门,告别,回家。
  有一天,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,铃声响过后我一动没动,大家一一地询问:有事?
  我糊里糊涂点点头。
  大家善意地叮嘱:别太晚了。
  我笑笑。
  我独自留下来,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办公室一下就静悄悄空荡荡的,我有点儿不适应,便故意清了一下嗓子,声音竟大得吓了我一跳。过了一会儿发现,我居然什么也不想做,只是觉得疲乏,只是想静静地坐一会儿罢了。
  夕阳走进来,树的影子也走进来。我前面的墙变成了舞台。在忽明忽暗五彩斑斓的舞台上,树影婀娜,摇摇曳曳,翩翩起舞。
  一场影子的舞蹈。
  一场没有音乐伴奏的舞蹈。
  一场上演了许久我却第一次看到的舞蹈。
  夕阳开始鸣金收兵了,演员们也开始有秩序退场,边退边舞。
  演出结束,我便很自然地站起身,想鼓掌,想发表评论,快乐得像只春天的鸟,总想大声鸣叫。
  镜子里出现一张脸,生气勃勃,热情洋溢,还带着些傻气。是我。又不是。最后认定:是丢了很久的那个自己
  自己是什么?
  我们一度习惯了听口令的生活,齐步走,一二一。
  那时的自己很见不得阳光,要么藏起来,要么扔得远远的。
  口令一解除,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热闹,越来越精彩,越来越充满诱惑。
  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上,有时自己是付钱时钱包里的一枚最小的硬币,不小心被带了出来,啪地落在地上,大家该忙什么忙什么,理都懒得理它;有时自己又成为一枚筹码,权衡再三,然后以相应的价钱出卖给人家。
  某一天清晨,如果由一位社会学家来清扫街道,他会发现,和丢掉的垃圾一样多的是自己
  自己究竟是什么?
  是受伤时抚平伤口的一只手。
  是内心深处常常发问的一种声音。
  是彼此相知又总被忽略的一位朋友。
  是没有任何伪装也不设防的另一个
  是我们的灵魂。
  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有时会讨厌的多嘴多舌,一旦丢失或丢弃了却很难找回来。
  下班铃再响,我就一直留了下来。
  一位同事开玩笑:有约会吧?
  我恍然大悟。不错,我有约会,与自己

  不再只看墙上的舞蹈,偶尔也听风,听雨,最经常的是读上一个章节的书,或随便写点儿什么。
  蓦然回首,散落在角落的碎片已悄悄聚拢成自己,坐在我身边,乖乖地守着我。
  天已经黑下来,该回家了。我知道。
  锁门,下楼,骑车,还要拐趟菜市场。我也知道。
  但我不知道如何安置自己
  不远处有我的家,那是我栖息的地方,我的亲人都住在那里,我的灵魂却无法居住。
  我不知适合灵魂居住的家在哪儿,我要去找。
  总有一天我会对自己说:跟我走吧,我们回家。(王宏甲)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